“心里的花”之后宝石Gem首唱电影主题曲竟改走

“心里的花”之后宝石Gem首唱电影主题曲竟改走

  主题曲的演唱者董宝石(宝石Gem),人称“老舅”,在东北说唱圈赫赫有名,最近他更是红遍大江南北,靠的是魔性神曲《野狼disco》。

  “来,左边跟我一起画个龙你右边画一道彩虹,走起。” 最近,街头巷尾的年轻人嘴里总哼着这一句。

  从明星到广场舞大妈,从田间地头到国际舞台,从铁岭到维多利亚港,《野狼disco》横扫在线音乐、短视频和社交媒体等各大平台。不管有没有听过原唱的人,都对“画个龙”“画一道彩虹”耳熟能详。而“你的老舅”董宝石,也被人们称为“东北蒸汽波”的代表人物。

  有人这样问你,你一定嗤之以鼻,这么土嗨的歌我会听吗?无论主动与否,两三遍之后,绝大多数的人都会觉得:完了,我上头了。

  《野狼disco》是董宝石在《中国新说唱》复活赛上演唱的,虽然没能让他成功“复活”,但这首歌快速地、魔性地占领了各位听众的耳朵,开启了从快手红至全网的路途。

  节目之后的8月28日,罗志祥用《野狼disco》做BGM的舞蹈视频在抖音上的播放量超过了500万;

  10月15日,随着香港歌手陈伟霆的加入,他与董宝石推出了正宗粤语配东北RAP的混搭版本。

  陈伟霆“零成本”拍摄的MV在新浪娱乐官方微博上播放次数更是高达3277万次观看。

  随之又引发新一轮传唱热潮:从撒贝宁、王祖蓝、朱正廷到王一博,众多艺人紧跟节奏,一边唱着“心里的花我想带你回家”,一边左手“画个龙”右手“画一道彩虹”舞动起来。

  人工智能也“坐”不住了。前有洛天依的猪叫版翻唱,后有微软小冰昨天发布的翻唱版,软萌的音色搭配上粗犷的说唱竟然别有一番风味。小冰还因此首歌提前公布了团队最新开发的黑科技——粤语和说唱模式。

  警察叔叔也忍不住踩着它的节拍,推出了防诈骗指南,作为具有教育意义的样品进行传播。

  投票 你最中意哪个版本的《野狼DISCO》? 原版 正宗港味之陈伟霆版 屡屡放电之撒贝宁版 哪个版本都接受无能 提交

  纵观《野狼disco》《沙漠骆驼》《我们不一样》等爆红的土嗨神曲,我们能够看到它们的共同点,是通过怀旧引起大众多元的情感共鸣。魔性的节奏和旋律,有记忆点的歌词,使它快速地、360度无死角地入侵了你的听觉系统。

  但《野狼disco》又和当年街头巷尾家喻户晓的《小苹果》《江南style》有些不同。

  后者凭魔性的旋律和歌词不断重复,加强了它原本就不弱的召唤性和传染性。街头巷尾,老人小孩,他们会哼会唱更会跳。你有画面感吗?对,就是大爷大妈齐跳广场舞的画面感。

  而在入口土嗨的《野狼disco》里,我们看见了一副抽象的东北画。这是董宝石向记忆中东北的热闹景象的致敬。

  “大背头,BB机,舞池里的007。东北初代霹雳弟,DJ瞅我也着急,不管多热都不能脱下我的皮大衣。”

  细品歌词,我们似乎可以看到90年代的东北街头,那些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在街上游荡着,思索着,他们的内心有着特属于年轻人的亢奋与希望。蹩脚的东北粤语背后,是年轻时髦的东北青年们在追逐着香港流行歌和香港电影的热潮。

  大多数人对于这首歌都有着如此的情感变化:从尴尬、疑惑,到“有点意思”,最终被土嗨征服。更有甚者发出“这不是什么喜剧说唱,这就是艺术”的感叹。

  不过依旧有人一提到《野狼disco》就眉头紧皱:接受无能。不少人指责它拉低了国民尤其是中国青年的审美。争议持续不断。

  董宝石是吾人文化旗下的成员之一,也是东北最早玩说唱的那批人之一。在说唱圈中,这个80后的说唱歌手是“Boombap三太子”,是“饶舌郭富城”,是“说唱战狼”,是“蒜味蒸汽波”。

  早在2008年,董宝石就和莲花代表东北说唱登上了《天天向上》的舞台,展现吾人族早期偏中国风的说唱作品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新鲜血液不断涌入说唱圈,而老前辈董宝石在层出不穷的花式炫技中,显得像一股清流。

  在《中国新说唱》中,董宝石遗憾输给了丹镇北京的斯威特,多少人为他感到无比惋惜。他却举起链子说:“我希望所有年轻人把它当作一份荣誉,它并不是你心中的枷锁。”说罢便潇洒离去。

  《野狼disco》让董宝石成为炙手可热的说唱歌手,随之而来的,他也成为了“土嗨”的代名词。

  但董宝石骨子里其实是一个文艺青年,有人说,他作为说唱歌手,却时常透着一种文人气质。理由之一,是董宝石爱写诗,他曾经写过一首《海子》致敬诗人海子,创作过程中他屡屡落泪,文艺诗意的歌词完全不同于《野狼disco》的流气市井。

  今天发布的《小宝》,没有延续《野狼disco》的魔性风,而是颠覆自我走上了深情慈父感人风。在《小宝》中,热爱浪漫主义的“老舅”颠覆了“嗨歌王”的形象化身柔情诗人,将自己对儿子的拳拳深情倾诉其中。

  董宝石表示,《小宝》是他珍藏在手机备忘录里反复打磨,要讲给儿子听的心声。在看过电影后,被于荣光饰演的父亲触动,才决定将这首歌献给电影:“录制过程中几次失声重录,在场的人都流泪了,希望每个人都能从歌曲中听到自己与父亲的羁绊”。

  “每次他入睡,我在旁边静静地观察这个小生命,他很小,还不会说话,但我又好多好多的话想说给他听。没想到的是,最后这些话,从心底流淌成为了一首歌。”董宝石也将自己的个人经历与情感融入到这一首歌的创作之中,用独特的嗓音唱出了《父子拳王》中父亲对孩子的全情付出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Related Posts

Comments are closed.